当前位置
首页 > 模特资讯 >
观点|VAR在中国应用任重道远 给联赛带来一股新风
2019-09-07 20:02

VAR成为时下焦点话题之一

稿件来源:中甲联赛报道

VAR是英文Video Assistant Referee的缩写,通常被称作“视频助理裁判”,由现役裁判员担任。职责是通过回放视频向裁判员提供信息,协助裁判员纠正改变比赛走势、清晰明显的错漏判,提高判罚的准确性。

2016年12月15日世俱杯半决赛,在鹿岛鹿角3:0战胜国民竞技的比赛中,裁判依据VAR判罚了点球。这也是VAR系统第一次在国际足联认定的比赛中使用。2018年世界杯同样引入了该系统,之后被越来越多的赛事所接纳。致力于提升足球国际影响力的中国也不甘落后,于2017年中超联赛第28轮首次引入了VAR。

随着VAR在中国联赛中的广泛应用,产生了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案例,其中最经典的一幕发生在3月30日上海申鑫主场2比1逆转黑龙江FC的比赛中——第57分钟,黑龙江FC的王子铭禁区内头球攻门被申鑫门将挡出,毛开宇补射破门。然而,边裁举旗示意此球越位在先,主裁判马腾示意比赛暂停。电视直播信号切换到视频裁判工作室内,视频助理裁判朱文彬拿出一张白纸,在视频屏幕上量度,最终做出“此球越位在先、进球无效”的判断,主裁判也采纳了这一结论。

赛后,西班牙的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视频助理裁判的这一做法,其中《马卡报》的标题《最独特的VAR在中国:一张白纸决定比赛形势》,《阿斯报》则在其官网视频栏目中评论此事为“VAR在中国难以解释的运用:用一张白纸决定是否越位”。

究其原因,是因为中超引进的VAR系统里面并不包括越位自动画线这个项目。中超转播中,呈现给球迷的画线部分,是转播机构的数据供应商手动添加的,然后出现在转播镜头中,难免会出现争议判罚。而到了次级别的中甲联赛,即使是裁判也有可能享受不到电子技术划线的便利,只能依靠手头上仅有的“工具”来判定是否越位。

另外,俄罗斯世界杯裁判和VAR裁判组能看到的视角是由37个机位所拍摄,其中包括了两个专门用来拍摄越位的机位,且越位机位是可以移动的。而在中国即便是中超焦点大战,也仅有19个机位,无法完全覆盖全部死角,这也导致部分区域的犯规无法通过VAR判定。

2018赛季中超第14轮,上海绿地申花主场迎战北京中赫国安。比赛第57分钟,北京国安球员巴坎布在禁区内被申花后卫栗鹏撞倒,主裁判郭宝龙给了国安队点球。不过随后视频助理裁判VAR介入,最终郭宝龙改判为巴坎布越位。巴坎布越位的判罚本没什么问题,但当时主裁判郭宝龙准备跑到场边去看VAR的回放时,VAR却“露了脸”。郭宝龙跑到场地中央的视频屏幕前,却发现回放视频的显示器故障。尽管工作人员临时进行了紧急调试,这块显示器仍然处于黑屏状态。最终主裁判郭宝龙信任了视频助理裁判的意见,在没有看到回放的情况下,对点球进行了改判。

本赛季中甲联赛第20轮,在陕西长安竞技对阵呼和浩特的比赛中,最后阶段出现呼和浩特禁区内手球嫌疑。主裁判在与视频助理裁判多次沟通后,仍在场边观看VAR回放长达4分钟,才做出了最终的判罚。最终,本场比赛进行了近107分钟。

从上面的几个例子可以看出,VAR在中国的应用任重道远,要做的还有很多。无论是技术、设备还是人员,VAR技术在中国的应用还显得不是那么成熟,有待改进。但VAR无疑给中国联赛带来了一股新风,判罚的准确性明显提高。

未来,如何在保证判罚准确性的前提下,提高比赛的观赏性、连续性,也是目前世界主流联赛的共同课题。